<var id="nzr9x"></var><var id="nzr9x"><span id="nzr9x"><var id="nzr9x"></var></span></var>
<var id="nzr9x"></var>
<ins id="nzr9x"><noframes id="nzr9x">
<cite id="nzr9x"><noframes id="nzr9x">
<del id="nzr9x"></del>
<var id="nzr9x"><span id="nzr9x"></span></var>
<var id="nzr9x"></var>
<ins id="nzr9x"></ins>
<ins id="nzr9x"><noframes id="nzr9x"><ins id="nzr9x"></ins>
  您的位置  首頁 >> 師生家園 >> 教師文集 >> 正文
老表
[來源:本站 | 作者:任紫偉 初一語文老師 | 日期:2017年6月25日 | 瀏覽1439 次] 字體:[ ]

老 表

認識他的人都會說:只要我往路中間一站就能逮到“老表”。他不姓這個,但人們都忘了他姓啥,笑嘻嘻的叫他“老表”。當然了,這只是一句戲謔,現在這交通誰敢站在大馬路中間?這句話只是為了說明他的生活極其規律,到了什么時間做什么事。

“對了,外國不有個很有名的作家每天下午都一個點出去散步,他周圍的鄰居都把那作家當鐘表使嗎?”他喝了二兩酒搖頭晃腦樂滋滋的說。

他粗嗓門的婆娘“哐當”一下把菜盤子拍下來,菜盤子上堆著一團清炒青菜,沒多少油,菜葉子都有點糊了。倒滿“瓊漿玉露”的小酒杯灑了幾滴下來。

“哎呦,”他趕忙湊過去順著油膩膩的桌子吸溜起來,“你就不能輕點嘛?”他不開心的說。

“哼,就你那樣,還跟人家外國作家比?能要點臉嗎?”他的婆娘飛快的動著厚嘴唇,咋呼咋呼的用渾濁的眼珠瞥了他一眼,“有這個時間就不能出去多做點工,看看人家老李,每天都能揣一張紅票子回來!你就知道喝酒!”

每天都嘰嘰咕咕的說這些,他很不開心,想反駁幾句,動了動嘴唇又沒說話,拿起筷子揀沒糊的菜葉吃,頂著油汪汪的腦袋慢吞吞喝酒。

他這個到什么時候做什么事的習慣其實挺好的。按時上工,按時下班。主人家飯剛做好,就能看見他拿著飯碗走過來。包工頭要是遲發工錢了,他就腆著臉笑嘻嘻整天在人家面前晃悠。其他工人遇見不發工錢的,就推搡著叫他上,蹲在一邊看熱鬧?,有他這么個人在,多好。

有人有事問:“你這么個習慣怎么養的?”

他翹著二郎腿,叼了根狗尾巴草,懶洋洋的說:“好像是在上中學那會兒養的,被班主任逼的。每天趕在屁股后頭叫準時交作業,準時上早讀什么的。煩!”

“你們班主任還照看你個差生?”

他沒考上大學,不然也不會現在呆在工地上。成績不好,他有說過。

“切,我們班主任是我爸!”

“……”

他還記得他還讀書時,逃課、上課睡覺、抽煙喝酒、群架斗毆。他父親氣急了掄起家里捶豆子的大棒就往他身上打,母親也在后面流著眼淚苦口婆心勸。主要還是他當初暗戀的那個女孩子成績好,他也想讓那女孩子刮目相看下,就乖乖上了早讀,交了作業。

可惜荒廢的那幾年時間,學習是怎么趕都趕不上去。高考時,他也沒出人意料,理所當然的落榜了。父親問他想不想復讀,他撓撓頭皮,想想讀書還要每天早起,晚上還被逼著寫作業:“不念了,沒意思!

覺得念書沒意思的他去了工地呆了幾年,娶了個姨娘介紹的臉上有雀斑的胖女人。

    春天了,連腳上剛扣下的一塊死皮都生了新皮。他在睡夢里罵罵咧咧的抓了抓腳底,癢。

窗前的野花開得熱熱鬧鬧,開了一季又一季的老花語重心長地對著新發芽的嫩苗說:“想當年我啊,也是看著這一家子雞飛狗跳到鴉雀無聲的。這人啊,一旦有了惰性,那就甭想好了。咱們花也是,可別學‘老表’,浪費了這大好春光開花的好時候啊!

請點擊圖標****瀏覽:

附件
責任編輯:網絡部
上一篇:貝殼花的心
下一篇:念遠方的母親

相關文章

  • ·沒有相關文章

相關專題

  • ·專題1信息無
  • ·專題2信息無
更多..·相關評論
    ·暫無相關評論
用戶名: 游客: 電子郵件: 游客: 驗證碼:
評論內容:(100字以內)

WWW.1438M.COM